欢迎来到 - 页大圣 ! ???

蔡国庆:叫“国庆”的,都是对国家怀着最美好情感的人

时间:2019-09-24 04:33 点击:
蔡国庆从小就把自己的名字和天安门联系在了一起。蔡国庆:中国敞开国门后把文化艺术推向海外,同时也把国际舞台的文化艺术迎进来,这个变化非常了不得。蔡国庆:

  十岁出唱片,登上过无数次春晚舞台,《365个祝福》被千万次传唱……70年大庆之际独家讲述名字背后的故事

  叫“国庆”的,都是对国家怀着最美好情感的人

蔡国庆。 /p中新社记者 曾静宁 摄

蔡国庆。 中新社记者 曾静宁 摄

  编 者 按

  2019年10月1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的日子。70年伴随着祖国的成长,文化事业全面繁荣,文化产业随之快速发展,在文化、艺术、娱乐领域,涌现出了一批优秀的作品,以及与时代一同成长起来的文艺工作者。

  他们见证了祖国文化事业的发展,更见证了一个时代的变迁……这其中有着一群特殊的人,他们的名字里包含了“中华人民共和国”中的某个字,也蕴含着对祖国的热爱与期盼。

  新京报文娱今日起推出特别策划栏目——“我的名字我的国”,走访了多位与祖国一路走来的艺术家,听他们讲讲自己的家国记忆。

  1 能否讲讲你名字背后的故事?有没有问过父母为什么给你取这个名字?

  蔡国庆:应该是父辈那一代人,对国家和民族怀着一种最赤诚的情感。我是60后,我的父辈们经历了旧中国,迎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,他们深知这一路不是一帆风顺的,有过喜悦,也吃过苦头,但他们始终对祖国怀着很深的情感,对国家和民族充满了希望,希望自己的儿孙永远爱这个国家。我一直觉得叫国庆的人,都是对这个国家怀着最美好情感的人,而且运气最好。

  2 这些年,在你所处的行业里感受到的最大变化是?

  蔡国庆:中国敞开国门后把文化艺术推向海外,同时也把国际舞台的文化艺术迎进来,这个变化非常了不得。这些年国际文化的碰撞、交融势不可挡,中国流行乐坛已经变得无奇不有了。从唱法、曲风到配乐、宣传媒介,拓宽改变实在太多了,唱片卖不动都成了收藏品,只用一部手机就可以听音乐了。

  3 哪一个文艺作品对你影响最深?

  蔡国庆:少年时代,对我影响深的有两首歌,一是少儿歌曲《我爱北京天安门》,再大一点最喜欢唱的就是《北京颂歌》,就觉得作为北京人特别骄傲。

  就个人而言,对我人生改变最大的歌曲是最早成名的那首《北京的桥》,它让我在中国流行乐坛有了自己的位置,也让国内流行歌坛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,要不永远都是在模仿港台。

  4 有没有一个人在你遇到挫折时鼓励你,或是被你视为能在这个行业里坚持走下去的标杆人物?

  蔡国庆:我自己。别人的鼓励,对你的任何看法、说法都要靠你自己去消化。其实,最成功的人是自己说服自己、自己做自己的主人,能够清晰地判断,给你的赞美是不是真实的;面对打压和别人的挖苦时,能够去思考自己是不是真的出现了错误。所以每个人都要做自己人生最清醒的主宰者,别人是主宰不了你的。当自己要垮掉时再多的人来支持你、帮你,其实没有太大用处,我就是个因为吃过苦会倍加珍惜今天的人。

  5 作为前辈,能否给正处于这个行业的年轻人一些建议或忠告?

  蔡国庆:尽管在娱乐圈里说真话和实话可能容易得罪人,但我认为一定要真诚待人。我之所以敢讲实话、敢讲真话,因为我有底气,就是我爱中国,无论今后它将面对怎样的风雨,还是走向更强盛的未来,我都很爱她。

  蔡国庆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取名为“国庆”,小时候他总跟着父母去天安门,每当看到“欢度国庆”四个大字就特兴奋,不断地问爸妈“天安门怎么知道我过生日呀?怎么到处都写着欢度国庆”。

  实际上,他的生日在九月中旬,但预产期是十月一日,父母便给他取名为“国庆”。回忆中,他很早就把自己的名字和天安门联系在了一起,每到国庆节,天安门张灯结彩、铺设的花篮彩绸总让他激动,内心油然而生着自豪感,“那时不懂事,就觉得好像全中国都在给我过生日,一种非常单纯的自豪感。”

  等到后来上了中央戏剧学院,进入中国儿童艺术剧院,再到上世纪90年代初加入解放军总政歌舞团,回望走过的几十年演艺岁月,蔡国庆感慨自己很幸运,他说,到今天依旧能活跃在一线,就是这个名字给自己带来的福气:“因为这个名字是跟国家紧紧相连的,改革开放四十年让我们这一代人赶上了,我的内心始终对国家的发展和强大心怀感恩。”

  曾与上千个“国庆”大聚会

  关于“国庆”二字,蔡国庆印象中最深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0周年时,中央电视台举办的一次国庆晚会。全场请来了全国上千个叫“国庆”的人,有比他大的,有和他同龄的,有70后、80后,还有刚刚出生的小宝宝,“那时我才知道全中国有成千上万个叫‘国庆’的人,大家都渴望过上举国欢庆的美好生活。”蔡国庆说,他最感动的莫过于年轻的父母给刚出生的宝宝也取名为“国庆”,因为这被视为一种民族情感的传承,他希望一代又一代的“国庆”能过得更好。

  其实,从小蔡国庆就是一个典型的“别人家的孩子”,他有着极其耀眼的童年履历:七岁登台唱歌,十岁时中国唱片社就给他出版了首张唱片《周总理来到少年宫》。邓小平、李先念、邓颖超,还有尼克松的夫人都曾是他的听众。在很多人的童年记忆中,蔡国庆就是中国流行乐坛最早的一拨“偶像”歌手,曾多次担纲春节联欢晚会的独唱。

  有时,蔡国庆也会感叹时光流逝,讲述那些他所看到的变化,有能接受的,也有不能认同的,例如他不喜欢被叫做艺人,也从不认为自己是娱乐界的人:“这些年行业有很多变化,有些我个人不那么认同,像娱乐界、艺人的说法,我觉得应该叫文艺界、文化艺术人才比较准确,因为我们是国家的演员、歌手。”他补充道,“当然年轻一代如果接受这种说法,大家可以商榷着,慢慢来改变。”

  遗憾经典太少、没开过个唱

  1990年5月,在北京举办的第四届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上,蔡国庆以一首《北京的桥》获得了通俗唱法组银奖。为了唱好这首歌,他专门找曲艺老师,学习了单弦和京韵大鼓的演唱技巧。1999年,蔡国庆与陈红合作演唱了春晚歌曲《常回家看看》,获得“我最喜爱的春节联欢晚会歌曲类一等奖”;他的代表作《365个祝福》更是开创了中国祝福类歌曲的先河,“这首歌能从1990年唱到今天,是因为我们中国人非常喜欢祝福,尤其是老北京,特别重感情。”
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